投奔怒海

剧情片香港1982

主演:林子祥,缪骞人,马斯晨,刘德华,奇梦石,郝嘉陵

导演:许鞍华

 剧照

投奔怒海 剧照 NO.1投奔怒海 剧照 NO.2投奔怒海 剧照 NO.3投奔怒海 剧照 NO.4投奔怒海 剧照 NO.5投奔怒海 剧照 NO.6投奔怒海 剧照 NO.13投奔怒海 剧照 NO.14投奔怒海 剧照 NO.15投奔怒海 剧照 NO.16投奔怒海 剧照 NO.17投奔怒海 剧照 NO.18投奔怒海 剧照 NO.19投奔怒海 剧照 NO.20
更新时间:2023-08-09 05:27

详细剧情

  日本摄影记者芥川(林子祥)三年后重返刚刚解放的越南采访,遍地的生机令他心生欢喜,但当他无意间走进城市的另一隅结识当地女孩琴娘(马斯晨)后,方知之前所见不过是越共政府特意为他这样的外国记者安排的粉饰太平的假像。  在琴娘并非刻意的“导游”下,越南平民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悲惨生活逐渐被芥川尽收眼底。琴娘一家人、战后唯一留下来的某酒吧的老板娘(缪骞人)及她的正想方设法逃离越南的情人祖明(刘德华)等人的被越共任意践踏的自尊强烈地触动着芥川敏感善良的心,尽管他并无彻底改变他们命运的能力,却仍是尽力给予帮助。

 长篇影评

 1 ) 说实话,看完挺失望的……

        虽说这片子据说是香港电影双周刊评选20世纪香港最佳100部影片的第五名,还在当年创下票房奇迹,但这绝不是一部经得起推敲和时间检验的片子。

        不论是情节、摄影、还是剪辑,完全看不到什么经典之处,要说人物,片面化、脸谱化。只有有关阮主任的片段我比较喜欢:法式咖啡厅里,伴着小云雀的《玫瑰色人生》讲“夫人”的人生;夕阳下、河畔边,讲自己四十不惑:依旧喜欢吃法餐、说法语、谁法国女人,“越南人民的革|||命成功了,我自己内心的革|||命失败了”;最后的晚餐时,抱着日本记者说“你是个艺术家,所有的艺术家都是我的同志”,“我们才是真正的同志”。

 2 ) 好电影都该被重温

1982年的影片,出现在许多今日以电影为毕生事业的爱好者出生之前。但沧海遗珠,稍加擦拭还是会焕发出本质上夺目的光彩。
听说香港评选过百部佳作,本片位列第五;
听说这是刘德华想推却最终被说服来拍的;
听说片名还是金庸大侠起的。
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再多的听说也不如亲身观看一次来得刻骨铭心。

这部电影我看的是粤语版,我甚至不确定这么赤裸裸政治隐喻的电影是否会有国语版。
这部电影的梗概说来很蹊跷,主角是香港雅痞林子祥,剧中饰演一名日本记者,在战后的越南进行了一次访问,影射的是中国内地的形势大局,表达了香港人在九七回归前内心忐忑不安的情绪。顺便一说,这部讲述越南人民生活的港产电影,是在海南岛拍的。
我想一定有人跟我一样,说对越南的内战和历史都不太熟悉,但是请放心,只要是中国人,对电影里描写的场景应该都不会感到陌生,认同感方面完全不存在任何障碍。

开动我们的脑筋,能想象出的七八十年代文革动乱之后的内地是什么样子,这部电影大抵就是什么样子。
越南女孩琴娘一家是越南人民苦难生活的集中缩影:为了养育儿女不得已出卖身体却受屈辱致死的母亲,偷摸拐骗想捡点破烂卖被战争遗留地雷炸成人肉碎片的大弟,险些踏上风尘路彷徨不知归依的少女琴娘,还有终日饿得发慌不知道亲生老爸是哪位风流客的小弟。
吃苦耐劳的琴娘奢望开个菜摊,好不容易梦想实现就转瞬就被军队无情践踏;觉得林子祥这个日本记者是个可以托付的好人又无以为报只想以身相许。
最后得到林子祥用生命代价送上偷渡船的琴娘姐弟,最后的眼神是充斥了不安的忧郁和对未来的茫然,绝不是成功逃离魔窟的喜悦和对新生活的希望。
而谁又能保证琴娘搭乘的船能平安逃离,不会像刘德华那艘一样被越南军人残酷绞杀呢?

当年琴娘面对的祸福未卜的未来,被解读成是导演许鞍华对九七香港回归内心的忧虑不安,是香港人集体的彷徨不安。而这一份心情,放诸到今日之香港、之内地,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为什么时隔整整三十年,仍能如此恰如其分呢?

 3 ) 最后结尾剧情太出假了,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大晚上街上乱跑??

这也是太随意太明显了吧。。。

白天提个桶其实可以到处走,也没人管,他们三个人就应该提前在海边船停的地方附近躲着啊,晚上船来了直接走啊,怎么会在家等晚上才慌慌张张的走?

如果是怕白天提个桶还拿个箱子很可疑,那女孩不是卖菜的吗,可以把桶和箱子放到菜篮子里走也行呢。

甚至还可以花点钱让酒店老板在停船附近找个安全房子,早点就过去休息,晚上直接上船。

反正如果是真想走,而且有一天时间准备,日本人还有钱!那就会有一百种办法呢,但他们怎么会选一个最笨的办法?最后剧情有点故意煽情了,用力过猛,有点假很出戏。。。。

应该是他们三人顺利出海,朝阳下他们回头看到远去的越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这样的对比反而更合理并且更震撼!

 4 ) 碎碎的一点想法

是怎样的怒海
中共在大陆建国后,整个国家像被打鸡血了似的。可是电影里,越南人民在越共上台后,却如此凄迷。

岘港的人不愿去新经济区。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哪怕经济区不是想进就得进,人民依然有自己的信息来源依然有自己的决断。

关于这部电影,只有些零零碎碎的想法
想走的人,如祖明,芥川,最后却都惨死,而没想过要走的琴娘反倒是成功的离开了,虽然不知道她去美国会怎样,但是导演在最后总算给了一个朝阳的画面,总算让人心里有些许安慰。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长女的身份在家庭中一直是如母的形象。让我想起了我姐姐,和我认识的无数个家长长女身份的人。家务事,还要分担父母的辛苦。过早的懂得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早的懂得了察言观色,人情世故,却还是有几分孩童的天真。在芥川面前说起自己爸爸时,心虚的加了句“ 但那时我妈妈已经怀了我二弟”,让我哭笑不得,心酸不已。虽然对母亲为了生活不得不为娼感到难过,但也深明大义,尽自己能力来遮丑。阿乐,少年老成,跟祖明学了些腔调,扮起了大人,也不得不扮起大人。毕竟琴娘是女生,在父亲死后,他也知道了自己的责任。芥川递给他烟的时候,已然是把他当成一个大人来尊重了。

这部片子比较让我欣慰的一点是,在地雷要炸之前,都有画面让我们预先估到了,我也来得及用手捂住屏幕,等那一声响过。跟鸡场里的枪声一样,死的都毫无尊严。如此的突然。


看到奇梦石饰演的阮主任,布尔乔亚与没有诗意的共产主义是无法相容的。体制化和集体化不允许个人的发梦。

看完这部片,谁的心里没有个怒海在翻滚?

 5 ) 青鳥殷勤為探看──許鞍華的電影之旅(文章作者黄爱玲)

谈九七後的香港電影,不能不談許鞍華。大部份本地影人,CEPA後才乘着合拍片的大潮,北上淘金。她的中國之旅,卻早於1982年開始,這一年她拍了《投奔怒海》,風風火火。

《投奔怒海》是夏夢的「青鳥」出品,稍為對香港電影歷史有點認識的人,都會知道夏夢曾經是五、六十年代左派電影公司「長城」的「大公主」,紅極一時。WG時香港也染上了紅潮,左派影人都不能獨善其身,明智的夏夢於1967年9月,在一片火紅中,突然離港遠赴加拿大。據當年的報紙報導,她跟石慧、陳思思等左派電影的當家花旦曾於六七年初北上大陸,那時WG正進行得如癡如醉,她回港後不久就宣佈懷孕,未幾遠走高飛。兩年後回港,從此脫離了電影圈,八十年代初,在廖承志的統戰下重回電影界,但這次卻是以自由投資者的身份,開辦了青鳥公司,第一部拍的電影就是《投奔怒海》,整部電影在海南島拍攝,拍了三個月,這是她第一次在大陸拍片。影片上映後在香港票房口碑皆佳,但在大陸被禁,本地的左派傳媒也沒多少好話。

1975年4月越戰結束,越南難民問題困擾了香港廿多年,直至2005年香港最後一個難民營結束為止。七、八十年代,許鞍華曾為香港電台拍過一集以越南難民為題材的單元劇《來客》(1978),做過很多資料搜集,其後的《胡越的故事》(1981)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發展出來,連同《投奔怒海》三部一起,被稱為她的「越南三部曲」。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英聯合聲明還沒有簽署,香港前途未卜,香港人憂心忡忡,《胡越的故事》和《投奔怒海》當然引起很多聯想。有趣的是,出品人夏夢竟然選擇了這麼一個題材作為重出影圈的第一炮,幾年後她又找許鞍華拍金庸的《書劍恩仇錄》 (1987)和《香香公主》(1987),由香港左派的銀都出資,大陸的天津製片廠攝製,除了極少數幾個主創人員外,其他從演員到攝製隊都是大陸人,拍攝全程在內地進行,前後擾攘三年方始完成。現在驀然回首,中港合拍之路,其實早於八十年代已在大陸官方有意識的鋪排下開展了,以前是只有嫡系左派的電影公司才可以到內地拍片,這個時期非左派系統的李翰祥、張徹等導演,也都在大陸的統戰策略下相繼北上拍片,不但可以祖國的好山好水為背景,連北京故宮也大開方便之門。在這樣的一幅圖像裏,份屬新浪潮一代的許鞍華扮演了一個非常特殊的角色。

然而,《書劍》無論在評論或票房上,反應都不佳。且不論作品具體的藝術成就如何,那時候心高氣傲的許鞍華,顯然犯了商業片的大忌,她野心太大,沒有太把「類型片」的考慮放在心上,因為她真正的興趣在人,不在武俠,結果武戲文拍,買票入場看武俠片的觀眾自然大失所望,此其一。再者,全片用的都是大陸演員,除了演乾隆的達式常在內地比較有名氣外,其他演員都名不見經傳,不要說香港觀眾不認識,連大陸觀眾也感到陌生。這三年,許鞍華風塵僕僕地在大漠裏做她的春秋大夢,香港電影此時已翻天覆地,成龍的《警察故事》(1985)、徐克的《刀馬旦》(1986)、吳宇森 的《英雄本色》(1986)等作品湧現,活力充沛,看得人眼花繚亂。 無論從類型或美學上,香港電影已走進了一個新時代,雖不至於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但也足夠讓許鞍華沈寂了好幾年,不復當年勇。這幾年間,她曾回歸個人故事(《今夜星光燦爛》/1988、 《客途秋恨》/1990),重探奇情類型(《極道追蹤》/1991),到大陸尋找生機(《上海假期》/1991、《少年與英雄》/1993),然後以一部 《女人四十》(1994)收復舊山河。

接着下來的十來年,許鞍華基本上貫徹她的文藝創作路線,其中《半生緣》(1997)、《玉觀音》(2002)和《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2007)都在大陸拍攝;《半生緣》是香港出品,另外兩部則是純大陸投資或中港合拍,《玉觀音》改編自一個大陸的流行小說,《姨 媽》則由內地的李檣編劇,寫的都是當代中國,這在大片當道的年代,可說反潮流。《玉觀音》評論和票房都慘淡收場,《姨媽》在 香港的評論不錯,賣座則平平。CEPA似乎沒有為許鞍華帶來特別的機會,她看來還是依然故我,拍她想拍的故事,倒楣的時間也不少,兩片之間,她沒有拍過甚麼電影。九七後的她,倒拍了好幾部很本土的作品──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社會運動為背景的《千言萬語》(1999)、寫中學教師婚外情的《男人四十》(2001)、白描一個單親家庭的《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講中港家庭悲劇的《天水圍的夜與霧》(2009),當然,還有《桃姐》(2010)。

順着許鞍華這一路走來的電影之旅,我想趁這個機會,對其電影創作裏的中國元素,提出幾點的看法。第一,她到大陸去拍電影,從還沒有CEPA到現在有了CEPA,一切視乎機緣,哪裏有機會就到哪裏去拍,沒有特別的迎合,也沒有心理上的抗拒。第二,在合拍片的大潮裏,她沒有隨着大隊一窩蜂地去拍武俠大片,倒是順着自己所愛,一直以文藝片為主,她的兩部《書劍》其實也是文藝片,講的還是情──家國之情、兄弟之情、男女之情。第三,自始至終,她關心的是人,觸動她的是人的流離狀態,從早期越南三部曲裏的越南人、《書劍》裏的陳家洛、《客途秋恨》裏的日本母親 到《極道追蹤》和《天水圍的夜與霧》裏的大陸女子,當然,還有正在拍攝中的《黃金時代》裏的蕭紅。第四,她對舊區舊事物的感情源自童年往事,她對不同社區生活狀態的掌握,來自深入的調查體驗,所以鏡頭下的街道樓房生活瑣事,上環長洲美孚深水埗,拍來皆一任天然,不刻意求工;她的懷舊不是一種時髦。

最近重看《客途秋恨》,陸小芬依然不好看,但當小曉恩(小時候的張曼玉)對着祖父朗朗唸起唐詩的時候,我卻感動莫名—

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鳥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 飛入尋常百姓家

那是文化的根,種子在不知不覺之間埋下了,悄悄成長,幽幽邈邈地在心靈深處廻蕩着,或可名之為一種文化鄉愁。《男人四十》裏的張學友是中文老師,平日教古典詩詞,從李白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到蘇東坡的《念奴嬌》,朗朗上口,一家三口還在臨終的盛老師病榻前接力唸《前赤壁賦》。人到中年的男人,心心念念的是曾在歷史上出過幾許風流人物的長江三峽,可他卻從來沒踏足過。影片以驚濤拍岸的三峽景觀作結,最後一個鏡頭落在 一塊空白的黑板上。縱然影片有不少瑕疵,但那份對文化失落與人生況味的感喟,在港產片裏又到哪裏找去?應該不是巧合吧,《桃姐》也以古典詩詞作結,那是李商隱的一首七言律詩—

相見時難別亦難 春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 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 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 青鳥殷勤為探看

去年初夏到台北,拜訪一位畫家朋友。他多年來信奉佛教,生活簡樸,每天誠心畫畫,筆下的一花一草,一杯一缽,都是靜好。 到了這個境界,畫畫已是修煉。他很喜歡《桃姐》的這個結尾。 我不喜歡梁天的演繹,但這首詩放在這裏,也確是好,那是歲月沉澱的感悟。朋友沒有看過《天水圍的日與夜》,要不然,他肯定會更喜歡,作品所流露出來的生命情懷,有一份千帆過盡的通透恬淡,卻又不失悲憫體恤,呈現了一幅溫煦的人文景致,在香港電影裏難得一見。很多人都把這部作品放在本土文化的論述裏來看,許鞍華的確拍出了天水圍的生態,但那又何止是天水圍呢?

一如很多評論已指出過,跟同輩的徐克、譚家明不同,許鞍華的電影不以風格取勝,而且她的創作常不穩定,頗難捉摸,但在香港電影的版圖裏,她又確然成家。當現在大部份香港人都不願意跟歷史產生任何聯繫的時候,她的作品卻流露深入骨髓的鄉愁。《客途秋恨》裏的父母相識於戰後的東北,其後一家大小寄居澳門,祖父卻於中共建國後返回廣州居住,孫女張曼玉於七十年代回去探望兩老時,祖父輕描淡寫地說,WG期間,曾為了想買一本宋詞寄給孫女而被鬥了一場。回想起來,那也是我輩成長中的一部份。還記得六十年代,母親每月都寄郵包回江南老家,郵包以印上紅色「祝君好運」字樣的白毛巾裹着,裏面不外乎油糖之類的日常物資;毛巾洗乾淨了可以用,她說。即使在《女人四十》裏,雖然一家大小住在大埔墟的一棟戰前舊樓裏,許鞍華也不忘告訴觀眾,他們不是新界原居民,老父(喬宏飾演)是退伍的民國空軍機師,大女兒家在台北。許鞍華的電影裏沒有豪言壯語,不愛大論述,但歷史就在那不知不覺間在光影裏留下了蛛絲馬跡。

刻下,許鞍華正在拍攝《黃金時代》,蕭紅的故事。蕭紅黑龍江出生,在戰亂中輾轉流徙,卻創作不斷,1940年初南來香港,兩年後病逝。這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則故事?實在無從想像,但從暫定的片名看來,個人在大時代裏的命運,顯然還是許鞍華最關心的命題。無獨有偶,王家衛拍《一代宗師》,許鞍華拍《黃金時代》, 底色都是那個動亂的時代。他們的鏡頭底下,一個是武林高人,一 個是文壇才女,一武一文,一男一女,卻都將最後的歲月留在了零丁洋的一個小島上。回歸十五年有多,香港電影是應該沉澱下來,眼光放遠,不再光盯着自己的肚臍,那才能真正的看清真我。

作者: 愛玲

刊物:

Year: 2012年

期數: #99

 6 ) 《投奔怒海》:人性可以不伟大,但一定崇高

许鞍华1982年的电影《投奔怒海》,是一部有着诸多话题的电影。据说是金庸给的名字,金庸梦中情人夏梦是制片人,周润发为了台湾市场推掉转而由刘德华出演该角色,也是刘德华的第一部电影,在拍摄期间受到男主角林子祥的教导与鼓励,走上了歌坛,在海南的取景,内地演员的参演,等等。

但只要看过这部电影,就会忘记这些八卦,因为电影本身有足够的力量让你忽略那些微不足道的传闻。

《投奔怒海》,讲述了日本记者芥川(林子祥)由于三年前拍摄越南的革命受到越南政府邀请,再次来到刚完成统一的越南拍摄越南的建设情况。在“新经济区”,芥川见到了被安排好的孩子们拍摄的“幸福场景”,与此形成反差的是芥川在没有人陪同,独自拍摄的情况下遇到的14岁女孩琴娘一家的生活,才见识到真实的越南平民在严酷的政治环境下的悲惨状况。

影片还设置了一条副线,就是曾为美军做过翻译的祖明(刘德华)筹款出逃,在经历种种波折之后,在出逃的船上遭遇政府军的扫射,船上无一生还。

《投奔怒海》虽然讲述的越南,但那抹夺目的红充满了隐喻,在芥川拍摄的视角中,还出现了酒吧来自中国的“夫人”,迫于生计做了妓女的琴娘母亲,公事公办的文化局女干部等等角色。其中,参与革命的留法越共干部那句“越南人的革命成功了,我自己的革命失败了”,道破革命的理想主义者当时的窘境。

这部电影当时香港票房1500多万港币,是许鞍华商业上最成功的的影片了,联想到八十年代中英谈判的背景,这样的票房也在预料之中,戳中了多少香港人的“恐共”忧虑。

也正因如此,很多人对这部电影的评价都是基于政治性的,尽管导演本人否认过这是一部政治电影,认为这是人性的电影。

不管导演出于什么目的说的这句话,但《投奔怒海》最震撼之处,并不是对极权社会压抑的写实,而是在黑暗之中那抹人性的亮色。

芥川和琴娘

人性是很复杂的字眼,笼统说来应该包含了兽性和神性。越靠近生存本能,越是兽性的部分,而靠近道德的,则是神性的部分。

极端环境下,人类世界的普世价值都不复存在。酒吧老板娘“夫人”为了生计跟官员上床,却把钱拿来给爱人(祖明)出逃。两个人在黑暗中彼此取暖,相约去美国开酒吧。为了三个孩子,琴娘的母亲去做了妓女支持家用。琴娘和弟弟阿乐每次听到死刑的枪声都会欢快地跑到刑场帮忙收尸,希望从死者嘴里找到一颗金牙或扒下一件能卖的旧衣裳。

死亡,这本是人世间最沉痛的字眼,在孩子眼中居然成了美事,在跟随而至的芥川面前,在尸体旁边随意的摆出各种pose,活泼的孩童在血迹未干的尸体旁边雀跃欢呼,这样的反差给了芥川巨大的刺激。“有吏夜捉人”的场景经常上演,被抓去挖地雷随时都有可能粉身碎骨,前一秒还在欢笑的阿乐后一秒就被自己拾起来的手雷炸死,正如新经济区队长对祖明说:这里,人命一文不值。

捡到手雷的阿乐

但人性又是伟大的,坚韧的。

在吧台后见惯时事动荡与人世冷暖的“夫人”自己“认命”了,但却拜托芥川让祖明不要认命,一定要逃出去;祖明的瘸腿发炎,处理伤口时芥川才发现是因为将攒好的金片子藏在了伤口中,这些金片子足够祖明自己逃出去,但他还在努力凑着,想带“夫人”一起走。芥川卖了自己最宝贝的相机,拼上自己的性命送琴娘姐弟出逃。

在强大的历史车轮面前,每个人都如尘埃般渺小,可以随时碾压过去,视若无物。但却并不卑微,伟大的人性在救赎的路上燃烧自己,照亮他人。

正如芥川,用焚身的烈火照亮了琴娘姐弟的前路。

拍摄这部电影时候的许鞍华不到35岁,已经呈现出大师气质,镜头运用的成熟而克制。

影片开篇就是北越统一南越后,街头一列列坦克经过,人群中的芥川在拍摄照片。镜头上摇,展示了坦克上的军人,两边围观的群众,楼上的人们的挥手。再回到中景,军车远去,拍摄的芥川注意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残疾小孩,跟着小孩进入胡同拍摄背影,又被一阵欢呼声提醒:又一群坦克、军车开来了。

片头的夹道欢迎

在隆隆的军车声和夹道的欢呼声中,片名以及监制、主演的信息在黑色的背景下显示出来,设计巧妙而震撼。

许鞍华毫不吝惜色彩,街道两边楼上的红旗,尸体上的血迹,伤口的鲜血淋漓,盖着尸体的红布,都闪着令人触目惊心的颜色。

而留法越共党员刺眼的伤疤、祖明被射死之后的死不瞑目、芥川身上的熊熊烈火,与之前安排好的给芥川演戏的孩子们灿烂的笑容,安逸的田园风格形成鲜明反差。前面被设计好的“新经济区”的绿色有多柔和、舒服,人们和孩子的生活有多么惬意,后面芥川独自一人时见到的场景就有多么刺目、压抑。渴望大人拥抱的孤儿院的孩子们,脏兮兮的胡同,简陋的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的琴娘一家,纷乱的菜市场,抓壮丁的鸡飞狗跳,刑场的尸体,让荧幕前的我们仿佛跟在芥川身边,像做梦一样,有着自己的视角,也见证了这些场景。

死不瞑目的祖明

但许鞍华的镜头又是克制的、悲悯的。几岁的阿乐捡到手榴弹被炸死,并没有给小孩血肉模糊的镜头,一声巨响,切换到姐姐琴娘的呼喊,下一个镜头就是姐姐摇着弟弟的身体,但始终只给了姐姐的镜头,没有尸体的样子。远景,一个扛着红旗的人跑来(虽然这个镜头略显刻意)。近景:尸体被盖上了红旗,只漏出小小的血迹斑驳的脚。

类似的处理还有琴娘的母亲被人揭发卖淫之后,当场自杀,抱着二弟的芥川立刻捂上了二弟的眼镜,镜头也随之转换到母亲下葬。

悲悯的镜头就像人类的眼睛,看到悲伤的一幕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而许鞍华导演的功力在现实生活层面体现更淋漓尽致,在菜市场,琴娘为了几毛钱跟卖甘蔗的老头砍价,刚达成一致的价格被前来抓壮丁的军人冲散。对几毛钱都很计较的小贩们,在“有吏夜捉人”情况下,扔掉了自己的筐、篓,四散奔逃。

在海边,琴娘为了买一条鱼和卖鱼大婶讨价还价,拉着芥川佯装离开将价格砍下来,带着买下来的鱼畅想着阿乐见到鱼会很开心。然而阿乐却被炸弹炸死,永远见不到这条鱼了。芥川拍摄琴娘提着鱼的照片,回头,却看见阿乐拿着手雷。

在这样压抑的细节下,惊喜似乎都是奢侈的,小心翼翼的,这一秒欢乐,下一秒的巨大代价就紧随而至。

在成熟期的《女人四十》更能看到许鞍华对生活细节的把控:在菜场的鱼摊前,阿娥注视良久。小贩麻利地挑了一条,上秤一百五十块。阿娥响亮地回绝,“五十。”小贩说,“五十是死鱼的价格。”阿娥站着良久,等鱼死,可是鱼并没有死,阿娥趁小贩不注意,把鱼扇死了。之后面不改色地说道:“死了”。

厨房,阿娥将鱼分成了几部分,一部分放进了冰箱又拿出来。

犹豫是拮据生活的常态。

这种常态是每个操心家庭开销的家庭主妇最熟悉的,这些细节被女导演挖掘上了荧幕,给了荧幕前的观众痛心一击。

我们可以没有经历过那样极端的年代,也没有过极度黑暗下的体验,但对于生活的迷茫与对未来的忧虑,是共有的。当然,没有电影是完美的,《投身怒海》也不例外。仅凭想象而写就的剧本,还是有些硬伤。

例如刘德华饰演的祖明,在出逃时面对机枪扫射还是匍匐前进的姿态,下一秒的镜头就变成要跳入海中被射死,很难想象为什么一个匍匐的人会突然跳起,镜头转换有点突然,缺了点衔接和心里的揭示。

还有芥川的死也欠缺了点逻辑性,从化学常识来说,柴油的闪点(可燃液体挥发出来的蒸气与空气形成的混合物遇火源能够发生闪燃的最低温度)、分子结构、不容易挥发等属性,不会射了一枪就爆炸起火进而燃烧全身;而当时巡逻的警察已经看了芥川的通行证,按理不会再追究;还有没有柴油也上了船的琴娘姐弟,其实不需要芥川这一桶柴油。

导演安排了芥川一个最壮烈的死法——燃烧了自己照亮了船上的人们。这样的结局是非常震撼的,但现在来看未免刻意了些,过于匠气了。

可能那个时代的导演自己也不知道琴娘姐弟出路在何方,虽然前方有光,但年仅十四岁,经历了弟弟被炸死,母亲死在自己面前,救命恩人(还是自己的初恋)在自己眼前焚烧,她之后的人生会是怎样的?谁能保证她们的这只船,不会遭遇祖明那条船的命运呢?

一切都是未知。

也许现在来看,那个年代过去了,那些政治运动也成了历史。

拍摄这部电影的海南,如今已成为国际旅游岛,不知道现在的许鞍华导演会如何看待当年的这部片子。

私心想要的结局是芥川也离开了越南,开办了摄影展,展出越南的拍摄照片。

至于他跟琴娘,总希望善良的人都会有好的结果。

如果每个人都点亮自己的灵明,遵从自己的“良知”,极端的环境就不会重来。

人性的光芒不一定战胜黑暗,但却无法被黑暗抹去。

这样的人性,不一定伟大,却一定是崇高的。

本文发于微信公众号梧桐阁(WutongComment),分享读书、电影、旅行,欢迎关注~

 短评

我记得你的八十年代情怀,你的新浪潮喜好,你钟意参悟的人生,你爱轻巧提起的沉重话题。我猜你肯定会喜欢许鞍华,可惜我们都没有共坐看过哪一部。

6分钟前
  • 沉歌
  • 推荐

导演很棒,演员很不错(刘德华处女出演),配乐很好。监制是夏梦。蔡澜曾讲过83年香港金像奖请大岛渚为嘉宾,他当翻译,两人打赌这部片得奖的桥段,很有趣。

10分钟前
  • Daneestone
  • 力荐

一种理想主义腐坏的恐惧。借着越南的壳来讲香港自身的困境再明晰不过。越南与香港通过酒吧老板作桥梁,共同经历过身世的不断转手,让两地串成一体。一个悚人的细节,报数时候跳过的号码,就是消失的人。猛烈,燃烧的人体正是蔓延的红火。

13分钟前
  • 刘浪
  • 推荐

光怪陆离的南洋红色政权,死在红旗下的焦灼恐惧,电影本身也带着非左即右的意识形态。我觉得许鞍华本质上是靠左的,但正因为如此才对中国的文革特别失望。海报惊艳了...

15分钟前
  •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 推荐

剪辑、运镜和节奏把控不够完善,胜在剧本和表演。对越南进行描绘与想象,却从日本人的第三方视角(“异国的异国”)呈现,语言又是粤语为主,还夹杂英语(会显摆英语的大儿子),很有意思。有些比较直白的符号化处理,尤其是缪骞人演的酒吧老板娘一角。刘德华在周润发举荐下出演本片,初出茅庐就已挑不出毛病。奇梦石扮演的真性情的阮主任让人心疼,走过半生,洒过血汗,初心虽在,现实已残,唯有无奈与惶惑(“革命革了半辈子,突然发现自己老了...越南人民的革命成功了,我自己的革命,失败了”)。不少场景无比生猛凛冽,令人胆寒:街头抓壮丁,陋巷刑场搜刮新死者,步步惊心的挖地雷苦役,还有最后那幕诀别的火舞。PS:海报简直绝了,片名力道十足,英文名“Boat People”则更加切题,也极富嚼劲。(8.5/10)

18分钟前
  • 冰红深蓝
  • 推荐

黎明前的黑夜最最阴冷,曙光仍旧被乌云遮住,越南的百姓仍旧处于政权的逼压之下。自由是一党的自由,局限并且虚伪的伪自由,革命还未成功,人民还需努力。芥川最后被火焚烧,一个希望也在火焰中消失,但是希望的种子没有灭绝,琴娘便是希望,最后的眼神坚决而强大。

21分钟前
  • 有心打扰
  • 推荐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现实有多残酷,可以知道的。

25分钟前
  • eipoz
  • 力荐

珠影、海南兴隆农场、湛江市,一起在才开放那些年为许鞍华的这部红色恐怖电影贡献了一个“越南背景”。或许战乱才结束的地方都具备那种“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苦逼气质吧,于是我在阮琴娘一家分明看到了《大地在波动》;起初对岘港文化局干部的描述尚属客观,但意识形态潜伏在后面,形成有些不适的转折

30分钟前
  • seamouse
  • 推荐

放到当下看,依然锐利得惊人,但放在当下拍,恐怕没有出鞘机会。从“境外”角度观察的越南,在被高度粉饰下的所谓太平,充斥着难以为继的贫苦,更充斥着不堪入目的血腥与罪恶。当小孩也习惯了枪口偷生,当大人都习惯了麻木度日,芥川力图挽救的,哪怕只是豆苗般的希望,也茁如春树。我在片中老街(同是《隐秘的角落》主场景)长大嗷。

35分钟前
  • Mr. Infamous
  • 力荐

4.5。牛逼!第一部许鞍华,也是至今看过最另类生猛的港片。最可贵的笔触不在惨境描绘,而是对苦难的麻木与恐惧驱动下的恶性循环。台词双关得毫不刻意,所有非叙事性画面就像那些从未带回的影像一样真实。欲揭天堂之皮却从此长眠地狱,柴油用上了,燃起了照亮驶离怒海的光。太阳不红,红色是血的颜色。

38分钟前
  • Ocap
  • 推荐

香港新浪潮的代表人物,拍出来的东西果真很震。不知道里面现实的成分有多少,但是从咱们中国历史的角度来说可信度还是很高的。故事讲得不错,人物情感的递进很有层次和力度。镜头拉伸和光影布置都很到位,跟心情跟环境配合得真好。娘的,那个时候的人是真的一窝蜂的拧在一起用心做着电影...

40分钟前
  • U 兔
  • 力荐

祖明与琴娘一失败、一成功的「投奔怒海」,从明暗两处、写实写意着力刻画自由到来的艰难险阻,充满酣畅的生命力,既是片中人物们的果敢舍离,也是创作者勇气的象征。80年代的香港,在已知回归的前提下,人心已浮动,逃离的主题一直持续到97前夕,许鞍华在彼时复杂的情形下,竟然在海南岛拍了这么一部涌动着万千隐喻气象的影片,也算是时代的造化,想想这般幸运的“擦边球”,今日已不复重来。“如果你见到他,叫他别忘了纽奥尔良市的酒吧,我要一直干到七十岁。”怀揣着这样的微茫希望,她才能在孤独的煎熬中守望到天明。“越南人民的革命成功了,自己的革命失败了。”这是一个在乱世中依旧清醒着的人。当时这些创作者们不无天真的理想主义,以及在复杂多变的社会格局下,尚存“任性”发挥的自由语境,如今回望,真的令人唏嘘。

44分钟前
  • 欢乐分裂
  • 推荐

生在地雷区,死在红旗下;投奔怒海船,焚身越南港

46分钟前
  • 丁一
  • 还行

了不起,二十多年前许鞍华已经俨然一代宗师。

50分钟前
  • Bigteeth
  • 力荐

很难想象一位不过35岁的女导演在面对政治上的风吹草动所表现出来的魄力与勇气,世人皆心知肚明她所说的不仅仅是越南难民。前半段尚中规中矩,随着嗜血政府暴力的缓缓展开以及祖明一线的单立,剧情开始有了震慑人心的力量。刘德华最早触电之一,第一镜就是大场面长镜头,海报真是惊艳。

51分钟前
  • 谋杀游戏机
  • 力荐

借他人杯酒浇心中块垒..

55分钟前
  • 7366
  • 力荐

“法国人和美国人在她身上好像没有留下痕迹”“她最宝贵的还是给了中国”

60分钟前
  • 林檎
  • 还行

首先这部电影多少有些政治影射的意味。但强烈的人文关怀却包含在历史纵深之中。作为许鞍华前期作品,没有刻意地显露自己的锋芒,而是深切的关注于现实。从来没有想过林子祥也可以这么“朝伟”,也从没想过香港还有这么一部作品。

1小时前
  • BLAKE
  • 力荐

先看投奔怒海,再看胡越的故事。许鞍华老师的片子总有一种文学性,她的剧本明明有不错的戏剧冲突,一般的导演是加盐放辣把味道吊起来,渲染冲突和煽动情绪,但许导不是,她清高一辈子,鄙视这些俗套,她在需要重笔的时候远景留白,以味道素淡为美。导演名字叫喧哗,拍的片子却跟剧集似得,绵长流转考较耐心

1小时前
  • boks
  • 推荐

布罗茨基在他的时代说:文学需要不断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文学为止。影视是不是也该天真地为之努力了?这其实是个冷笑话~

1小时前
  • Fleurs.哼哼
  • 推荐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